『格』源于《礼记·大学》里的“格物致知”,格:推究;致:求得。探究事物原理,而从中获得智慧或某种心得。
儒皮道骨的中国人最向往的生活不过是“清贵”二字,人间难得“清贵”,“清”难得,“贵”难得,“贵”中仍能得“清”最是难得。消融仕与隐的对立,物质的丰足与精神的独立携手兼得。“富贵山林”的理想境界,便是将金阙丹墀与桃源仙境结合。因此设计师将对山水意境的思考作为本案主体思想,贯穿设计始终。 《格·山水之至》由此得来。

原户型的入户门是正对一整面窗户的,不论从风水还是自然对流来说都非常不利,设计师在这一位置做了屏风阻隔。实体的墙面与镂空木质格栅,虚实相生,实要空灵,虚可凝想,实而不塞,虚而不空。
人云“书房是脑,卧室是心,客厅似胸襟”,恰如其分的表现出中国传统文化在现代家居设计中的延续。通常,从客厅的设计风格和家居摆设我们就能看出主人胸怀以及喜好等迹象来。偌大的立体空间使得所有设想都得以实现,于淡泊闲旷中透出一种朗秀高华的气象。客厅的设计以方为主,方正的顶面设计与天然的材料的互补给人以人与自然和谐统一,中庸端正美感,落地窗成微微的弧度弯曲,方圆之间显现规矩的魅力。定制家具以白色为主配以蓝色软饰,造型素简,整体空间雅致沉稳、气度不俗。如此,一副方正而不失情理,严谨而又不失宽容的胸怀就此展开。餐厅与客厅遥相呼应,花瓣的皮雕背景墙是桃花源里的落英缤纷,泛舟山水之间的背景画是悠然见南山的心境。生命的另一层境界,是如何格物以达真知,让人生的每一个过程都闪耀着精粹之光,如山川草木般永葆华夏之源。
说到“山水”便会想到吴冠中笔下“画不尽的江南人家”。餐椅是根据整个家居风格以及女业主的喜好来定制的,图案源于吴冠中先生著名的画作《双燕》,寥寥几笔,春风十里。餐椅的形状演变自古时大家闺秀的扇屏。(餐椅)
整个客厅的顶面和地面是一个整体,餐厅和客厅两个功能区是通过屏风和电视墙来区分的。纱网质的屏风让空间更灵动,遮而不挡,虚实结合。
二层的挑高较高,设计师采用大面积天然大理石铺就,舒缓了空间狭促之感,平添一份清雅质感。嵌入墙体的展示柜丰富了空间内容,古色古香的摆件来自业主的私人收藏,不乏名人真迹,明清瓷器。将研玩之物,融于生活当中,生活之趣则随处可见,生活的趣味就是人生的艺术,张伯驹说:『和艺术品相处,感受到的是人的气息和光泽。而这,才是永恒之物』。




人生若得一书房,有卷可读,有画可临,有物能赏,又涵养之,是谓心性得以安放。当然书房并非珍玩器具陈设罗列而成,心性的陶养在于自身的追求。书房可以是一本书,一个案头,笔墨纸砚,甚至它只是我们心中的方寸点滴,在此可与笔墨为亲,描绘属于你的精神面貌。

茶水洗心,与茶对话,无需言语,或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淡然意境,或得之坦然,失之淡然的人生情怀。栖心之居,时观清雅之器,常品清洌之茗,闲消岁月偏生一番气质。


任何空间都是主人心性的流露,丝毫伪装不得。先人谓:『亭台具旷士之怀,斋阁有幽人之致』,只有以幽旷安怡的生活诉求为衷肠,才能『门庭雅洁,室庐清靓』。真正的雅室,应该是以传统美学为梁栋,以生活适情为壁瓦,而后『经营位置』、『随类赋彩』,营造出一方身心皆宁的净土。
 


“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和大海”——田中芳树
对真理的探索,对未知的好奇,是整个男孩房想表达的。来自大自然的生命基因密码,等待着科学的解答,望远镜、方程式、宇航员,探索从未停息。
阳光房是后期加建的部分,与主卧和露台相连,这一方净土像是在楼宇林立的城市里撕开了触摸自然的口子,蝉声过日影,竹枝留月痕,庭院有四季,化作应时景。风雅的种子,只有成长在生活的土壤里,才会让人收获心性的踏实。只要以生活为依归,平淡中也有大美。寻闲是福,适情为真。